您好,欢迎光临免费企业邮箱门户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IT资讯 > 互联网

YY教育可能成为下一步强化重点业务

来源:email100.com 时间:2013-01-12
  1月12日下午消息,YY创始人兼CEO李学凌今日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表示,YY今年主要希望将娱乐业务做好,使其最终能成为主流的音乐生态模式。此外,李学凌认为教育行业将会被互联网颠覆。这一表态显示出,YY教育可能成为YY下一步强化的重点业务。   在今日的大会上,李学凌同时透露,YY今年的重点之一是把已经被证明成功的娱乐市场做好,使其最终能变成主流的音乐生态模式。李学凌此处所指的娱乐业务主要指YY音乐,YY音乐以主播方式运行,用户需要购买虚拟礼物送给音乐主播或者进行权限升级,YY获得这部分销售收入并分成给主播。在YY的招股书中,YY音乐占据了整个公司营收的近 30%。   李学凌的语音社交公司YY(欢聚时代)于去年11月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2012年的公司营收中,游戏占据了46%,在线广告为15%。YY教育是也是公司上市时强调的业务之一。YY教育的运作方式是老师通过语音平台授课,收取授课费。   除了娱乐业务外,李学凌今日的表态也显示出,教育可能是YY下一步发力的又一重点业务。李学凌认为,教育行业必将被互联网变革,原本学校几乎独占行业收入的格局也将被改变。“以前学校价值远远大过老师,学校大概收90%以上。互联网时代就会释放老师的力量,老师可能会拿总营收70%。”李学凌把这种趋势称作颠覆式的改变。(李云)   以下为李学凌访谈实录:   接下来要进入到高峰访谈环节,今天我们请来了一个很特别的人,这个人应该算是中国互联网创业圈里的新科状元,他就是李学凌,有请新科状元YY语音创始人、CEO学凌!   当我们觉得在中国互联网里很难有结构性机会的时候,你们突然跳出来了,你今天能有这样的新科状元的机会,顺利的完成上市,并且很多人很看好你们未来的发展,你觉得这件事情的根源在什么地方?你以前想到过今天的情况吗?   李学凌:我们没有预估过自己做成什么样,主要是每天、每月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我跟许超军认识好多好多年了,好象从互联网诞生就认识一样,我相信他可能也是一样的感觉,经历很多很多,大家都是一点点成长起来的,你今天做的东西都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都是在这样一个状态下开始往前走。   张鹏:包括YY形态一直在变,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些比较关键的环节和关键的点?   李学凌:我们算是国内创业比较典型的状态,第一,我们不没有雷总创业时候的风范,上来就说我有足够的资源、足够的钱和足够的事业,所以我能选择一个大的方向,我能够站在风口上让公司迅速前进,我们创业状态都属于公司很小、人很少,只能做自己会的,对于自己会的东西能做多大使级上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预估,这是一个基本状态。   第一次做一个东西的时候拼命做,最早做游戏门户的,因为做游戏门户,主要还是因为我们比较了解怎么样做门户,所以我们就拼命做,大概做两年以后突然发现这个东西已经天花板了,觉得最高能够做到1亿美元,你做的行业是基本有天花板的,公司发展到这个规模时候又不能认可我就在这个天花板下面,那你就要打碎天花板。   我们又经过了打碎天花板的转型,我相信很多人都能理解,我们从一个Web研发公司、全部团队都是写java的研发团队转变成为以C++为主、以客户端和Service技术为核心,而且我们又做了一个特别核心的通讯技术,彻底转变成了客户端核心技术研发公司了,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文化不一样,以前写java时候经常在服务器端改代码,一旦做客户端或者做大规模服务器端软件时候,尤其是通讯类软件,这种模式是完全不可以的,你要接受整个研发流程管理。   以前我都不知道代码还要Checp-in,我们后来发现要有分支,怎么样合并分支,怎么样做好整个研发管理流程,经历了非常痛苦的过程。任何一个公司未见得你在第一次找到的创业方向就是你一辈子做的方向,你要抱着一颗能够清空的心态,你这桶水倒空才能再接纳新水,做企业,实时都要有能够清空的心态,能够面对可能自己并不擅长或者并不适应的方式。   张鹏:为什么你们当时觉得一定要有清空的心态呢?根源在什么地方?   李学凌:能够做一亿的规模,其实已经很不错了,我有一个数字,大概中国每六万家互联网企业就有一家最后能上市,在所有的上市互联网企业中有60%股价低于发行价,所有的上市公司里面的前两位所占的市值占整个上市公司市值的75%,其实创业还是一个挺困难的过程。   张鹏:尤其是瞄准上市的话,本下概率的事件。   李学凌:建议别以这个为目标,比如我们自己在上市过程中,整个团队大家都没以这个为目标,就像一个人有一天突然觉得应该结婚了,那样就结,如果还没有做好结婚心态,就由他去吧。上市对整个团队的改变是非常小的,我早已经做好了由他去吧的思想或者心理准备。反过来讲,一个公司能够做到一亿美元规模,其实已经不容易了,很不错了。我们当时为什么这样做呢?我们自己的团队总是觉得我们还没有真正使出力量,我们这个团队打第一战的时候好象感到还没有热身到全速跑的状态就结束了,大家感觉我们这个团队其实还是有潜力的。   张鹏:觉得一亿美金的跑道太短,不够跑,没有足够的冲刺空间。   李学凌:还没有到整个团队精疲力竭的时候。   张鹏:那时候也不是说你们一定抱着做上市公司的态度,只是觉得自己的力量还没有充分发挥,前一个事也许说做的相对容易了,或者说这个跑道太短了。在你们后面做的过程之中,其实大家很感兴趣,今天的题目是在夹缝中生长,在创新中进步,夹缝中的生长是怎样的过程?因为我觉得语音这件事其实挺奇特的,视频这个东西在中国互联网上挺早就成为主流了,语音这件事一直起不来,你给大家解读解读,现在语音开始热起来了。   李学凌:语音主要是应用环境缺失,刚才李彦宏讲到为什么语音识别研发了40年这个效率还那么低,我觉得关键是没有应用,并不是说过去40年研发的精英们的水平太差,今年为什么能够比过去15年的成就很大,很简单,今年有应用,应用会推动一个技术和一个产业前进,语音在过去漫长的互联网过程中,其实不是一个主流应用,甚至大家不认为是一个重要应用,大家认为服务一定是重要应用,虽然没有人知道大数据是什么,但是每个人都觉得大数据一定是未来,大数据也变成重要应用,今天在互联网上都没有人承认实时的互联网应该是趋势之一,我相信这个肯定是没有共识的。   张鹏:你们怎么在很多类似产品中一统天下?   李学凌:因为很通讯接的非常紧,实际上我们非常小心,因为任何一个创业公司如果碰到腾讯都是比较痛苦的事情,我们在很早期的时候内部定了一个战略,比较低调,基本不参加任何评奖,千万别给我评奖,谁给我评奖我跟谁急,因为要给足够的生存期,互联网的竞争,如果没有足够的技术积累的生存期是很难发展的,但是在移动互联网上,觉得越来越难了。第二,我当时其实没有这个明确意识的,要做一件事情,要找最好的团队来做。   我以前不是这样想的,我以前的想法是做一件事情要找最便宜的人来做,创业公司肯定是没钱的,生存状况是非常糟糕的,最好找到又便宜又能干的人,我们满幸运的,我们最早期的团队幸运的碰上了王轶浩的团队,这个团队当时被裁掉了,这些人无处可去,我跟他们聊天,我说你们最近在干吗?他们说我们失业了,没事干了,我们这个团队有过5年以上C++的磨合经验,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时间窗口,我们以前都不知道C++研发怎么做,我们以前是管Java的,没管过C++ 。另外一点,中段时候又引入了CPO,在语音通讯领域有七年的技术研发积累,当时我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今天再回头看,如果让我再做一件事情,我觉得应该花70%时间去找最优秀的人。   张鹏:找最优秀的人,而不是找最便宜的。   李学凌:要从找最便宜的到找最优秀的人,创业时候可能没有那么好的环境,哪怕找一个就是你非常大的幸运,我自己最大幸运就是碰到整个研发团队的人员,我拣到这批人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这批人是我最大的财富,也是公司最大的财富,也是我们最好的合作伙伴,当时只是觉得比较贵,非常贵,当时我们一个同事要的最低工资都比我们当时最高工资高一倍。   张鹏:里面有幸运的因素,工资那么高,你怎么说服他们的?你掏那么贵的工资了吗?即使掏那么多的钱,也要说服别人来做,你怎么说服他们的?   李学凌:首先我问他们最少要多少钱,他告诉我一个数,然后我就给了他这个最少数。   张鹏:你当时是说你跟我说一个数,我不侃价,是这样吗?   李学凌:不是,如果这样就死定了。我们的同事也知道创业公司不容易,他们讲的价钱比他们以前挣的工资要低很多。   张鹏:YY在成长过程中其实草根群体用户量非常大,中国互联网领域有很多草根群体,就是所谓大众型的应用,但是这些应用到目前很少有真正的大成果,是不是跟人员有关?这些人员会决定行走路径、赚钱方式等等。   李学凌:草根是中国互联网最核心的用户,任何一个真正成功的公司,如果没有抓住草根用户,基本上还飘在天上。反过来讲,回头看这些大的公司,其实都是深深的抓住了草根用户需求,比如百度,什么都能搜到,淘宝,也是可以让每一个二三线城市卖家都能够活下去,腾讯更是草根公司,腾讯从骨子里就是草根公司。   张鹏:当你有草根用户时候,你的赚钱方式、你的目标会不会被这种近在眼前的东西所左右?   李学凌:我觉得草根是真正的中国互联网的样板和中国互联网真实情况的反映,比如我们有很多高富帅,基本上在互联网上从来不花钱。最早做高富帅市场的公司都想获得广告收入,无论是新浪,还是搜狐,都是这样,包括腾讯、网易,现在真正大规模的公司都是打通了直接向用户收费的渠道,第一天时候大家觉得互联网是技术产品,第二天说不是技术产品是媒体,第三天才明白不是媒体,互联网是一个人的服务平台,互联网是给人提供服务的,最终得到服务的人应该为这个服务买单,是最良性的商业模式。   比如每天总是二元销售,真正的读者是不给钱的,给钱的人还不一定是读者,落差造成媒体大量的价值不能变现,其实百度也是直接向用户收钱的,以前用户通过网络公司向百度下单,现在只要给钱买卖可以下单,百度也是向个人用户直接收费的,淘宝也是直接向个人用户收费的,直接向个人用户收费的公司要比通过第三方向客户收费的公司至少大五倍,新浪营业额应该30多亿,腾讯营业额将近400亿,以前认为好象新浪跟腾讯是差不多大的公司,甚至新浪更大,从营收上来讲,是差10倍的,小川那么多用户,应该立刻向用户收费。   张鹏:你说的这点很重要,所谓高富帅的用户群体,没准能给你一些口碑,或者让你有一些成就感,但是可能并不支持你的直接的营收的落实,打不通最佳的链条。   李学凌:很多高富帅是互联网的旁观者,真正的草根人员是互联网的使用者,这两个心态差别非常大。   张鹏:其实草根量过去几年一直都是很大的,为什么语音的需求会这么速度,其实YY时间不是很长,这么几年迅速的被引爆,这个需求为什么突然引爆?   李学凌:这个需求不是突然引爆的,我们只是跟随着爆炸的过程,我们自己并没有构成爆炸的行为,我们只是测量了爆炸的事实,这批人群开始广泛的把语音作为通讯工具,广泛的因为语音集结团队,这个事情本来就要爆炸,我们正好做了相同的服务。   张鹏:什么时候觉得我这个产品在夹缝里已经长出来了?还是说一直是很不确定的阶段?   李学凌:尤其是社区产品,当你做到市场上能够攻掉你的竞争对手的1/10以上规模时候。   张鹏:这是挺漫长的过程,6千万月活跃用户,确实是很了不起的产品。   在过去几年里,语音需求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对整个环境在产生什么影响?甚至对产品里一些功能的变化会有什么影响?   李学凌:会对一些行业产生颠覆式影响,这个行业可能不是互联网公司,今天不是互联网公司,他们也不认为明天是互联网公司,这个影响是最大的。比如我觉得教育是我们明显看到的一个大规模成长的领域,教育有一个巨大的颠覆的改变是什么?教育第一个释放了学生的学习成本,不用从亦庄跑到海淀上两小时课再从海淀跑回亦庄,这个过程非常痛苦。第一释放了学生;第二释放了老师,其实是更革命的,如果不迎接这个革命,一定会被这个革命践踏在脚底下。   以前学校价值远远大过老师,学校大概收90%以上,老师工资实际上不到整个营收10%,甚至是个位数,互联网时代就会释放老师的力量,老师力量释放以后,老师可能会拿到总营收70%,学校最多拿到20-30%,这个时候很多学校是没有办法转变的,这叫颠覆式的改变。   你明明知道这个时代要来了,但是你没有办法,今天还有十亿营业额,你能够说今天不要八亿营业额来迎接新时代吗,只有一个人做到了,陈天桥,陈天桥说免费游戏到来了,先把所有游戏免费掉,这种人是非常非常少的,所以99%的公司就会说我们一定还是要赚80%、90%的收入,老师只能分10%、5%,这样的公司就会被互联网释放掉老师的力量之后彻底改变,这个改变对整个社会可能都是本质性的改变。语音和视频的传播市场实际上在慢慢的孕育着一些新的改变。   张鹏:可能不是互联网这个行业的东西,实际上是互联网溢出效应,在相对比较传统的行业里反而解放了一些东西。   李学凌:就像亚马逊书店都倒闭了一样。   张鹏:在整个收入来源中,任何一个创业的公司,在收入正向循环的时候,一定会找到一个大规模可持续出现的收入的东西,这个东西最早来自于什么?   李学凌:在中国互联网方面其实只有三个收入,最多四大收入吧,第一个收入是广告收入,所有公司都有的;第二个收入是游戏收入;第三个收入是电子商务的收入,我相信这三个收入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都能够得到,第四个收入不是每个公司都能做到的,就是所谓VIP增值收入,这实际上也是腾讯非常大的收入。   张鹏:你对YY有什么长期的预期?最终想要实现的东西是什么?   李学凌:还是历史选择了公司,也是历史选择了产品,第一,你要提前判断这个历史是不是一个比较长期的历史,还是说短暂的,然后还要脚踏实地的抓住最实际的东西,下一步我们会放一个团队进去,先做好服务,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想的太远,也不能想的太多,公司在每个阶段都应该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我给自己定一个要求,每年整个公司完成一件事,如果每年能够定出一件事,并且每年能够完成一件事,我觉得已经比较难了。   张鹏:今年要做的是哪件事?   李学凌:第一,要把已经证明的成功的娱乐市场认认真真的做好。   张鹏:做到什么程度?或者什么规模?   李学凌:最后能够变成主流的音乐生态模式,能够带动整个音乐产业能够往前走的模式,可能今年、明年都是这个目标。   张鹏:感谢学凌,学凌专门从南非飞到这跟大家交流,特别感谢他这么辛苦的跑过来,我们也期待今年实现你们的目标,然后同时给我们带来更精彩的创新,感谢学凌的精彩分享!   李学凌:谢谢张鹏!
内容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